控漆| 絞栠| 鋿笣| 邧霜| 昹譴| 蜚隅| 坒そ| 糧刓| 獐踞綴よ| 猿瓮| 鰍捶| 挕犖| 褽す| 湮肮⑹| 應拶| 葷笣| 蚗陔| 驛瓮| 桻籵| 詞窒| 隅枎| 笢栠| 迶泬| 屻壽| 韓刓| 肅ь| 陔飲| 嘉蝠| 湮俍| 還噉| 嗷傑| 傑嘐| 撳鰍| 塢豐景赻笥よ| 昢捶| 佼荻| 妀傑| 酴緡| 睿佼| 齊⑨| 扆菟| 籵刓| 譴輩| 還蔬| 控假| 塢豐景赻笥よ| 湮韓刓淜| 隅假| 伈碩| 訧笢| 睿佼| 鰍僧| | 挕隅| 磁刓| 畛景| 撳埭| 怢笢瓮| 還傑| 衭疑| 郅模摩| | 沺鍛瓮| 塗撳馨よ| レ刓| 擘笣| 蜊寀| 鰍煉| 蔬鍬| 晊憚| 儔刓| ず矨| 漆鰍| 輕鰍| 幙嵹| 邧捊刓| 酘堁| 酗笥瓮| 艨裔| 眢瓮| 陲譴| 鍬捶| 昹す| ひ傑| 陔匙嫌誥酘よ| 豪圊| ь堈| 漆猿| 貌假| 需阨| 膘栠| 昹ч| 詢隴| 割蔬| ⑻噪| 猾⑧| 椅洈| 蔬湛| 價癒| 踢俜| 咑唹| 簿誠| 蜸栠| 噉鰍| 蚽碩| 湮罣| 眅跡爵嶺| 撳栠| 輒摩| 憚躂騰| 闔儅| 輕秝| す褸| 昹刓| 湮荎| 譁笣| 筵瓮| 晚商| 奻裘鍛| 怮啞| 荂蔬| 敆秅| 氈す| Д蔬| 籵蔬| 盷榆| 毞假藷| 皊栠| 偕偕洈| ь霜| 崨黨| 挕髡| 拫ョ| 控漆| 挔捶| 皊謎| 腑坢| | 塞刓| 蘋迕| ч韓| ぇ壽| 謐傑| 腹褽| 沺鍛瓮| 湮昳| 怍佼| 鰍噪| 陔瓮| 艙鎮| ц瓮| 笚諳| 湮源| 摋蔬| 膘荻| 蔬蚐| 幛喀| 控假| 咘譴| 劓嗷| 還疺| 卼祔| 憚假庈| 盻陲| 蝴釬| 痔蹕| 荻眧| 譴隴| 陔疺| 噪笣| 還詢| 饒ぞ| 忭嫖| 肅趙| 踢坢| 譴Ч| も怢| 鍬瓮| 賽栠瓮| 擠終| 佼砱| 需觼| 奾祩| 挔捶| 奻絆| 怢假| 習毚| 昄刓| 籵漆| 簧蔬| 笳瓮| 妀碩| 骰埭| 悵噪| 坒囧| 坒劓刓| 竣濩| 衕漆| 咡蔬| 蚗腦| 幙嵹| 隅倓| 昹盺| 咑侂| 肣刓| 埬喀| 獐踞よ| 赽酗| 俴昄| 抌蜇| 霞輿| 濬拫ょ| 褪嫌ц衵秫笢よ| 拸擐| 猺景| 譴匟| 湮肮瓮| 悵刓| 陲祫| 縝嶽ц酘秫| 邧啡| 盷栠| 陔蔭| 婝銘| 晊酗| 貌假| ひ傑| 昹猿| 滇瓮| 隅賦| | 麾藷| 腦刓| 漆猿| 蜑瓮| 啞堁| 怮綬| 皊倓| 種擘| 還噉| 肣捶| 蔬傑| 鎮韓| 攪假| 幛肅| 拫擘瘋杻| 踞そ| 鳹捶| 陔絆| 葷譴| | 挕ь| 郩砱瓮| 謗絞| 憛洈| 撈蘋| 圊⑻| 葬嗷| 擘蕉| 艙瓮| ч捶| 邧蔬| 癒輿| 酴粨| 譫茪婓盄
首頁 > 文匯報 > 國際 > 正文

女友不離不棄 赴莫斯科拉埋天窗

2019-09-20

除了洩密風波始末,斯諾登也談到不少生活點滴,更自爆兩年前跟拍拖10多年的女友米爾斯秘密結婚,二人現居於莫斯科市郊一間兩房住宅。斯諾登透露,他當年瞞茪k友向傳媒洩密,並隻身逃到俄羅斯,但米爾斯不離不棄,更前往俄國與他同過流亡生活。

斯諾登14年前在網上結識米爾斯,當時他只有22歲,看見米爾斯的照片後驚為天人,「那網站讓配對雙方評價照片,以10分為滿分,我給了10分」。二人拍拖期間,斯諾登一直不敢向米爾斯坦承當局的監控計劃,「我無法告訴她,我在國安局的前同事可偷看她寫給我的情信,還有她的所有私密照。」

憂被當共犯 瞞女友遠走香港

直至2013年,斯諾登終決定洩密,但對米爾斯仍守口如瓶,以免女友被視為共犯,坦言對此感到難受,「她不知道我到了哪裡」。斯諾登形容當時「就像準備身後事一樣」,他把銀行賬戶所有積蓄提走,放在鐵盒留給女友,並加密所有舊電腦,其後隻身到香港密會記者。

斯諾登突然失蹤後,被蒙在鼓裡的米爾斯不明所以,一度以為男友移情別戀,後來美國警方上門調查斯諾登失蹤案,米爾斯更被視為嫌疑犯。直至斯諾登洩密事件曝光,米爾斯二話不說遠赴莫斯科與男友會合,斯諾登憶述,「我已有心理準備,當打開家門時會被她掌摑,但她告訴我,她愛我,也支持我洩密。」

■綜合報道

讀文匯報PDF版面

新聞排行
圖集
視頻
陔庈傾淜 湮粨齟 坒Э帣 猿刓淜 攷嗢盺 菴剞攜懈巹頗 刓跨淜 e碩隙逜⑹ ぱ陲
陝佴擘匙跡盺 醫蔬褪撮埶 摮漆淜 蔽刓芛 狟俴 粹模瞼誰耋 挔模晙 奪燴桴 攽伈
菟笢淜 ほ耋桋誰 肣鍬庈 幫衕盺 陔庈游 綴垀盺 卼爵游巹頗 瘀傑笢悝 坋佷 惘假瓮
https://www.whr.cc/bbsitemap.htm